芝加哥頭條

在美国,春节经历了一场奇幻漂流

(芝加哥時報訊 2016 年,纽约城一河之隔的新泽西州,一座无人问津的小村中,百年教堂的地下墓穴意外发现了大批华人的遗骨。

而小村在翌年清明节升起了大清国的黄龙旗。

这些怪事都与农历新年在美国的历史有关。大家好,我是和你一起看世界的城市史研究者草茅。又是一年春节,这个年该去哪里过?年味该上哪找?

一个你未必曾想到的选项是:美国。

经历上百年的漂流,农历新年不觉间已成为美国许多城市的重要文化元素。

咱们先了解一下,农历新年在美国是什么概念?

虽然有很多美国人都知道 ” 中国新年 “,Chinese New Year,但过这个节的并非只有华人,还有越南裔、韩国裔、一些东南亚裔等等。

所以通常说的过年、春节在美国的正式名称是 Lunar New Year,也就是阴历或者农历新年的意思。lunar 比起 Chinese 要更为民族中性。

那么,普通人对农历新年有什么样的感知?

如今亚裔各族人口加起来占美国总人口约 7%,单提华裔占约 1.5%,大概相当于壮族在中国人口的比例。

可想而知,农历新年在美国是个少数民族的主要传统节日。就像犹太人的光明节、印度的排灯节、印第安人的帕瓦,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异国风情,但还不是那么主流。

01.美国人过不过春节?

这问题回答起来没那么简单,会带出美国的一些独特国情。

如果过节的定义是全国放假,普天同庆,那农历春节它的确不是美国法定的 11 个联邦带薪节日之一。

可是联邦假日也没什么了不起。它不过是联邦政府雇员的休假,影响不到私营企业和地方政府。全美国各行业约定俗成一致放假的只有六个日子,那就是:

元旦、阵亡将士纪念日、国庆节、劳工节、感恩节和圣诞节。

春节要挤进去这个行列目前来说还不大现实。

但是同时,在美国社会很多层面,春节有比较强的存在感。

比方联邦政府,每年春节总统肯定要出来说两句。前年,现任总统拜登也得带夫人摆好青花瓷红灯笼背景出来致辞,至少也会在各大政府媒体平台发表书面问候。

此外,联邦机构一般每年印制发行生肖吉利钱的红包和生肖邮票。州层面,目前只有华人聚居的加州和纽约州认可农历新年是一个官方节庆,在政府和学校的日历里都有标注,但放不放假还是得企业、地方政府或者学区自己来定。州长、议员一般也会出来说句话。

目前真正把农历新年列入公立学校假期、实打实允许学生放假的大城市,只有纽约和旧金山。它们也分别是是全美华人总数和人口比例最高的城市。

如果把过节定义为庆祝活动,那美国大城市的年味其实还真挺足的。

华人聚居的主要城市几乎都有大规模的庆典。最有名的当然还是旧金山。每年春节大游行是当地的一场盛事,通常和元宵节一起庆祝。

纽约、芝加哥、洛杉矶、拉斯维加斯都有盛大的节庆游行。除了舞龙舞狮、载歌载舞的游行,旧金山、洛杉矶、休斯顿还有迎春花市或者游园会甚至迎春跑步活动,各地的华人协会也都会组织相当专业的活动和表演。

有意思的是,美国不仅是文化大熔炉,同时也是个电冰箱,常常能保存一些原汁原味的文化元素。

除了传统的张灯结彩、舞龙舞狮、放炮仗之外,在民间举办的活动中,逛庙会、听京剧、听评弹、写春联、捏面人、吹糖人、滚铁圈、猜灯谜、吃糖葫芦早已不足为奇。

私营部门方面,不仅大小商家的踊跃参与,迪士尼乐园、大都会博物馆也年年有特色活动,著名的纽约帝国大厦也会在农历新年点亮专门设计的灯光。

最能体现文化渗透力的一点是,连老广办的舞龙舞狮队中都也有黑人有白人了。

可以说春节在美国的几个大城市和周边地区日渐成为一种主流文化现象。

02.春节是怎么在西海岸流传开的?

一群人突然从 A 点运动到遥远的 B 点当然需要几个条件。我们不妨像物理学家一样中立地看一下这些因素。

众多历史因素中一个大条件,是 1844 年中美《望厦条约》打开了两国的交流通道。

《望厦条约》英文版。

一个大的向外推力是 19 世纪中叶太平军起义,导致整个大清国南方战乱,让近水楼台的广东福建成为移民的重要出发地。

1848 年加州发现黄金和美国内战后的用工荒是一个重要拉力。加上万恶的南美人口贩运网络来清朝抓猪仔——本来要被送去加勒比和南美洲的华人奴工,经常因为各种因素散落四处并逐渐聚集到旧金山这座城市,建立起最早的唐人街。所以旧金山就成了美国的农历新年发源地。

旧金山有记载的最早的农历新年庆典是 1851 年,记录相当简略,就是动静比较大地吃了一顿,大概就是一场广东村宴。到 1860 年,旧金山春节有了第一场舞龙舞狮。

加州早年历史上,是美国最排华的一个地方。因此,旧金山春节的历史一直跟华人整体形象的起起伏伏紧密结合在一起。

1892 年正处排华最高峰。旧金山的一家报纸意外地发了一个报道,题目就叫《恭喜发财》,记者兴奋地写到: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民族的人比华人过年过得更欢快、吃得更丰盛!副标题里直接提到了华人大啖香肠鱼翅、大喝 ” 中国香槟 “。记者观察到,很多本地白人也加入了盛大年夜饭。

然而,到 1953 年以前,春节在旧金山不过是华人社区内部活动,直到一位名为 Joe Wong 的华裔退伍老兵改变这一切。

当时因为冷战影响,华人的总体处境又受到挑战,他希望通过组织一场从所未有的欢乐大庆典,展示华人社区的真实风貌,扭转当时媒体上普遍的负面形象。也就是在旧金山,华人融合了洋人最喜欢的过节方式——节日大游行——来举办这个传统庆典。

1953 年旧金山蛇年春节大游行规模空前,当然有传统的舞龙舞狮,主办方更是别出心裁地推出花车秀、功夫秀、艺术秀、时装秀、唐人街小姐选美和餐馆周。

这也是第一个有其他族裔参加的庆典,苏格兰风笛队等表演团体也加入了队伍。这场庆典吸引了全城十四万人前来观看,从此春节庆典就成了旧金山整个城市的招牌文化之一。

从初来乍到到广为接受,这个过程在旧金山走了 102 年。

03.被一度遗忘的东海岸春节发祥地

东海岸的农历新年是另一个故事。

1870 年前,西海岸已经出现了不少针对华人的严重的暴力犯罪。尤其是爱尔兰人,由于跟华人存在底部竞争,加上工运矛盾,仇视最深。

1870 这一年,在纽约城外新泽西州一个小镇贝利维尔(Belleville),法语原意就是美丽村。那里有位老板,前海军舰长詹姆斯 · 赫维,在村里开了一间洗烫厂,叫做帕赛伊克蒸汽洗衣公司。

他的公司光景不错,非常缺工人。在当时,洗衣业就是美国华人第一个站稳脚跟的行业。舰长老板太需要华人员工了,于是他终于联系上西海岸的华人社区,传递明确的信息:我们这不排华,赶紧过来。

他出钱买了前一年才刚刚通车的太平洋铁路的火车票,从旧金山请了六七十名青壮年华工,坐两个星期的火车横跨东西海岸,来到美丽村工作。美丽村的确是一个更加友好包容的地方。于是很快更多的华人来此落脚。

从此,美丽村就逐渐建成了美东第一个成规模的唐人街。大量的华人以此为起点打开了新天地。

华人到了美丽村以后的第一个春节,就引起了地方居民兴趣。到第五个春节就相当热闹了,引来当地报纸大版面报道。

从舰长老板这里走出去的华人,形成了洗衣产业链,逐渐进军纽约,到 60 年以后的 1930 年,华人在纽约市已经开了 3500 多家洗衣店,彻底占领这个行业,纽约成为全美华人洗衣店最多的城市,直到今天仍能找到很多家族店铺。

然而所有人,包括华人自己,却逐渐忘记了美丽村的历史。

到 2015 年,美丽村里当年收留和帮助过很多华人的一个荷兰归正宗教堂年久失修,拆除过程中人们才在地下墓穴里找到了当年华人信徒的遗骨,甚至还有他们用过的熨斗。

美丽村政府对这段历史非常重视,当地历史学家做了很多研究,来龙去脉搞清楚以后,建起了一个小纪念碑,并在此后的第一个清明节升起当年这批华人的国旗黄龙旗来纪念他们。

2021 年春节,美丽村还举办了美东春节 150 周年的纪念活动。

有意思的是,经过一百多年的漂流,农历新年非但没有在彼岸消散湮灭,反而越发为人所知,越来越多等人能共情、分享这份喜悦。

我想那是因为农历新年传递一种独特的精神内涵:

欢庆本身就是价值,属于所有坚定地珍惜生活美好的人。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