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觀點

李著華的世界觀點世界皆是新聞‧新聞另有世界

KKK,不OK!

三K黨是極端偏激的白人至上主義者,這個創始於南北戰爭後的組織極端排斥黑人、猶太人和一切非白種的人,他們的想法絕對是不OK的!由於美國民眾已經看清楚了他們的真面目,使得他們的邪惡理念無法宣導, 我認為,漠視他們將會是對付他們最好的方式!

今年美國的總統大選真是熱鬧異常,就連三K黨(KU KLUX KLAN)也來攪局,首先是他們的領袖大衛‧杜克(David Duke)表達三K黨將為川普背書,由於川普在第一時間內沒有拒絕,而且也不譴責這個白人至上主義者的組織,所以使得他遭受各界嚴厲的批評,雖然川普後來以他聽不清楚麥克風為藉口撇清與三K黨的關係,並且睜眼說瞎話:”我從來沒聽過大衛‧杜克,我也不知道什麼是白人至上主義,我不能譴責我一無所知的組織。」

kkk blood drop
川普真的對3K黨一無所知嗎?這如果不是天大的謊言,就是荒唐的笑話,因為三K黨是一個非常極端偏激的”白人至上主義者”與”新納粹主義”(NAZISM),這個創始於南北戰爭後的組織是以白人清教徒為中心, 由於他們極端排斥黑人、猶太人和一切非白種的人,所以早已經被美國人看清楚了他們猙獰邪惡的真面目,使得他們的邪惡理念遭受唾棄。
就以這一次支持川普的大衛杜克來說,他曾經在早年的時候在路易斯安那州參加州長選舉,他憑著三K黨的邪理與個人的魅力,竟能在白人的支持下,氣焰極盛,在共和黨的黨內初選中擊退當時的州長洛梅而引起了全美的注目,但是布希總統與洛梅州長因為擔心大衛杜克當選後會造成族群的分裂,所以疾聲呼籲路易斯安那州選民不要支持同屬於共和黨的大衛杜克,而應該去支持民主黨的候選人。像這種在選戰之中公然反對同黨同志的做法的確是極為罕見的,但是布希與洛梅卻有不得已的苦衷,因為他們知道,如果杜克得勝了,固然可以為共和黨保住一席州長的寶座,但是其後果卻是不堪設想的,路州一旦落入三K黨州長的「統治」,極可能形成「白人天下」的局面,那麼路州將會走回到廿年代納粹主義和種族主義猖狂恐懼的困境,法西斯主義的復生必會為民族大熔爐的美國帶來的災禍,所幸在那一場州長選舉中大衛杜克以百分之卅九的得票率落敗,使三K黨的火焰在路州暫時熄滅!
這麼多年來,三K党似乎是美國社會的禁忌,他們在美國的政治勢力相當廣泛,在美國人民對抗種族歧視和種族分裂的道路上,三K党曾是一個巨大的絆腳石。對於三K党的成員和背後的政界人士,新聞媒體通常是不敢貿然點名報導的。眾所周知,三K党在他們最大的政治靠山、前聯邦參議員羅伯特·柏德 (Robert Byrd)卸任之後,他們的惡勢力也越來越有限了。
但是,就在幾天之前,三K黨又鬧事了,他們這一次是在加州安納罕(Anaheim)舉行集會,現場劍拔弩張,最後演變成暴力事件,許多人不禁會發出疑問:原來三K黨的實力仍然存在啊?!
是的,從這一次的流血事件中,我們認知到這個與時代脫節的、只代表極少數人意見的種族歧視團體仍然存在,並且他們仍希望通過製造社會事端來獲得人們的關注,他們的成員公開宣稱,他們這次的集會,就是為了抗議移民,而他們也提前通知了員警,預告到時候集會現場可能會有反對者出現。在暴力事件之後,他們強辯說他們被反對者攻擊的時候,他們幾乎都沒有還手,對於有三名“反對者”被他們刺傷之事,他們狡辯為“自我防衛”。
事實上,在這一次的暴力事件中,我們可以看到,反三K黨的群眾遠遠超過三K黨,這不也顯示出三K黨勢單力孤嗎!所以在那個集會現場根本就不需要有任何的肢體衝突,如果大家沒有人搭理他們,就算他們非要仗著第一修正案所賦予的權力四處宣講、集會,他們也會因為掀不起任何波瀾而自生自滅,所以忽略他們吧,他們雖然有集會的權利,但是我們也有不作回應的權利,對於三K黨這樣一個落伍、腐敗又愚蠢的團體,我認為,漠視他們將會是對付他們最好的方式!

Categories: 熱點觀點

Tagged a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