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社新聞

《丹青歲月》——回顧展有感 陳海韶(一)

余作畫大半個世紀,弱冠即喜歡塗鴉,以此為樂。及長更加沉醉,早已立志以後以繪畫為終身職業。初畫素描、水彩、油畫,而後專致於中國畫,更鍾情於嶺南畫派,很幸運能列入嶺南畫派大師趙少昂教授門下,得其教益,更堅定立志從事繪畫藝術的決心。……….

img140

嘆五、六十年的「丹青歲月」陳海韶水墨畫回顧展


五、六十年來作畫不輟,一直畫了多少畫無法統計,相信已過萬幅,許多近代的國畫大師一生作畫也不過數千幅,古代畫家做畫材料匱乏或環境條件不佳,留下作品更少,古畫之所以珍貴難得,自不待言也。我有一洋弟子跟我學畫20多年,據她統計,收藏我畫,大大小小作品有2000多幅,我每次給他上課,一個鐘頭示範作品五、六幅,20多年內,給她作畫有5000多幅,扣除假期停課減一半也有2000多幅。芝北OAKTON COMMUITY COLLEGE的校長DR. MARGREAT LEE跟我學畫4年,她熱愛中華文化,對芝北中文學校做了很大的幫助,幾年間我給他畫了大約五十幅大小作品,每年新年晚會我都給他畫一幅當年的生肖畫,所以他已有我一套十二生肖畫,芝加哥市中心的華盛頓圖書館七樓收藏我的十二生肖畫,以玻璃框裝著我的作品,是該圖書館收藏東方藝術家的作品至今我是唯一的一個。

20

開幕嘉賓剪彩,(中)總領館余鵬副總領事,朱慶龍香港會前會長等人


2000年我在台灣國父紀念館開畫展期間,教育部有一天向我要求在展場開一個表揚在教育崗位上有貢獻的70位傑出工作者,教育部長曾志朗先生要求我給每人畫一幅畫,當天由上午10時至下午三時,我在一班從芝加哥跟我去臺北的學生(大多數來自台灣)的協助下,裁紙、換水、每三十分鐘畫一幅的速度,完成80幅。其實快不一定不好,簡也不一定差劣,有時反而精妙,其中有十幅畫是畫給為我看場地的10位小姐的。

17

陳海韶(左二)與余鵬副總領事(左一)與貴賓合影


我於1994年6月在天津藝術博物館舉辦書畫展,為我籌辦這次畫展的王振宇先生,籌備畫展的一切場地,租金,裱裝59件作品,印邀請柬,請有關的人食飯等等,據他說花去了他一生的積蓄,畫展閉幕後,我將全部畫送給了他,不少人對我此舉不理解,我解釋說,如果我的畫全部賣出,得到王先生所費,結果不是一樣嗎!我沒有損失,反而留下種子在那裡。

16

海韶作品展覽之一


我時常檢查我的畫,好的留下,不喜歡的棄之,這叫做品管。在台灣有一次一位朋友去探訪畫家席德進先生,見他在撕畫,他這是在做自己的畫得品管。

img141-e1511382726907.jpg

海韶夫婦在畫展開幕日


不理想的畫我不簽名,時常一兩百幅畫送給朋友,許多學生和朋友收藏我的畫不稀奇,我不大注意我的畫賣錢,事實上也很少人買,我因此留下的畫也很少,有時開畫展還要向學生、朋友借自己的畫來展出,我總覺得自己得好畫未畫,我時常以少昂老師和歐豪年師兄為榜樣,他們非常珍惜自己的畫,每幅畫都非常認真畫,並好好裝裱,小心收藏,善價而估,畫風一貫,十分完整。

img141

陳海韶(左)、陳羡韶(右)與余鵬副總領事(中)合影

img141

宋佳憶畫展總策劃與海韶合影


回顧我生平作畫,除勤於筆耕之外,非常用功於中國歷代繪畫的理論和技巧的研究,及吸取前人寶貴的經驗,擷取營養,融滙古今,以自己長期在西洋畫作所下的苦工為基礎,折衷中外,表彰嶺南畫派的風格,繼承和發揚之,我很敬仰少昂老師在這方面的表現和成就。

img142

眾議員馬靜儀來參觀與海韶合影

img142

眾議員馬靜儀與海韶的外國學生合影


師公高奇峰,一代宗師,他和他的兄長高劍父先生創建嶺南畫派,很可惜奇峰先生享受只有44歲,但仍不失為大師風範。趙師17歲跟奇峰先生學畫,一共只臨摹過30幾幅畫,後來奇峰先生與其兄高劍父搬去上海開了一家審美印書館,出刊「審美畫報」,偶回廣州,師徒們相敍論藝,示範,並斷續接受奇峰先生指導,然趙教師終身努力堅持嶺南畫風,發揮才華把奇峰先生的技巧特色提升發展到極高境界。

img142

海韶夫婦與部分香港會董事合影

7
趙師的花鳥,我可以說在中國花鳥歷史上就像徐悲鴻先生讚者:"無出其右"者也,趙師常對我說,作畫要做到「能人所不能」,我非比你們聰明,只是肯用心、肯努力而已,正所謂一個畫家三擔稿,時與同學們論學習心得,同學們說我們沒有老師的天賦,我說我們學習老師不只學習他的形跡,更要學習他的用心。老師對我們是傾囊相授,絕不藏私,只恨鐵不成鋼。他時常感嘆我這麼大年紀(老師去世時97歲,去世前兩年上每天教畫)堅持傳受畫藝,不是為了錢,而在傳承發展我們嶺南畫派也。老師曾給我寫了一篇座右銘文是:「一切皆幻,藝術有真,時乎不再,努力為人」。

img144

海韶作品展覽之一


老師不只自己終身奮鬥,諄諄教導我們,感人至深,老師少年失怙,九歲喪父,只讀了三年書齋,他刻苦努力,27歲得國際繪畫比賽金牌獎,曾在香港中文大學教畫,亦曾任教於加州大學、哈佛大學,香港大學授予他博士學位,英女皇封他MBE頭銜,一生淡泊,但成就輝煌。(續下期)

Categories: 僑社新聞

Tagged a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