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社新聞

憶念文懷沙先生——–文/陳海韶

國學大師文懷沙教授以108歲的高齡於6月23日2018年病逝於日本東京一家醫院,由於消息不靈通,偶在iPad上看到此報導,感到意外和傷感。印象中他是一位開朗、健談、動作敏捷、行動比我還快的老人,其思路之敏銳、反應之迅速,時常給人驚奇。……………..

8326cffc1e178a82ea3be950fa03738da977e83f

文懷沙教授

資料報導文懷沙教授是一位國學大師、楚辭專家、紅學家、書畫家、金石家、中醫學家、吟詠大師。。

文懷沙生於北京,祖籍湖南,父親文稠,先後任浙滬警備司令部少校參謀,安徽省皖南行署總務科科長,安徽省公路局皖南養路處主任,東南補給區司令部運輸處副處長。母親洤智遠逝時 97歲,生於1882年,1986年9月25日逝於北京。

文懷沙原名哲渠,字貫之,後改名大奫,字懷沙,斎名燕堂,筆名有王耳,司空無忌等。曾任中央美術學院、中央廣播學院、中央音樂學院、北京師範學院、北京大學、上海大學文學院名譽院長,西北大學唐文化國際研究中心名譽主席,中國詩書畫研究院名譽院長,黽學院名譽院長等,全國多所大學的客座教授,對弘揚中華文化有深遠的影響。

國學大師文懷沙教授(左)與嶺南畫派陳海韶大師(右)

文懷沙教授在學術上的重大成就,尤其是他的高齡更成為人們的美談,也因此他的年齡問題引起人們的質疑,以致於說他虛假謊報,成為一時新聞,這件事對文教授的影響和刺激甚大,有人批評他的一生毁譽參半,他曾自己述說他的真實生辰,以不論別人如何說他都事實。在那個動亂的年代,社會上許多事物都以不正常的狀況發生為了某一個目的,改變年齡或其他變動都不稀奇,如有兩兄弟同一父母所生,但一個跟父姓,另一個跟母姓,造成混亂,(甚至簡筆寫繁體,而簡體字不是草書的寫法,簡化字越簡單越寫不好看)。

文老的年齡問題有兩種可能,一是他是真實的年齡,在變動的時代中有所更改,另一是人們在年輕時不喜歡人說他老,到老年時又喜歡報大年歲(如畫家黎雄才先生),文懷沙教授是有朋友史詠兄推薦和我們芝加哥的文藝界朋友會面相識的,我邀請了一班文藝界的朋友約三、四十人在我的畫室「尚美畫苑」為文教授舉辦一場講座,並在家裡招待他餐宴,還邀請了芝加哥大學趙智超教授、游教授和韋玉華教授多人作陪,文教授一共來芝加哥三次,每次我們都有三、四十人為他舉辦講座,並有記者訪問,他有一位女婿,一家在芝加哥郊區住,時常來探親,故有機會見面,每次我都以此形式為他舉辦講座和宴會,而且還有記者採訪,但最後那一次,由於那不良的傳聞,他來到芝加哥原本答應像以前幾次那樣,會友和接受訪問,我準備了一切,但次日一早他的女婿來電話告訴我文老身感不適,不能赴約了,自此再也不聽說文老再來芝加哥,但在中國文老還是很活耀的,在一些照片上可以看到他老了很多,直到如今得知他去世。

img060

文懷沙大師作品「白鷺教子圖」

有一位俄羅斯著名漢學家尼費德林認識文懷沙,他是這樣寫的,他以認識文懷沙為榮,並由此相交幾十年,文懷沙學識淵博,胸懷開闊,待人謙恭,一道者最使我傾倒,他身上無時不散發出一種人情味,讓人對仁愛與美德充滿信心,他似乎在說做事不能瞻前顧後,但必須聽從心靈的召喚,對崇高負責,遺憾的是我未能時時無愧地報答他,我這麼講不是為了好聽,對真正的朋友不能永遠欠情不還,良心說不過去,人格也不允許。但是每當我向文懷沙提出「來而不往非禮也!」的道德標準時,他總是以固有的禮讓精神回答說,不要忘記人的真摯感情,心靈的活動比斤斤計較,貪得無厭高尚的多,不要拒絕這種說法,請你記住,我對你無所求,人到了我這個年齡考慮的已不是物質利益了,我們是老朋友,很老很老的朋友了,難道我們頭腦裡還有什麼私心雜念嗎。

文懷沙教授被那麼多所中國著名學府聘為教授是經過考驗的,被社會所肯定的,有人說他只有高中教育程度,高壽也是騙人的,這似乎不能符合事實,(也不容作假,他能在個著名學府做學術講課數十年可能嗎?中國當代非常著名的詩書畫家范曾先生,就是他的學生,范先生的別號「十翼」就是文教授為他所起的。有一次文教授和范曾一起背誦屈原的「離騷」誦完撫掌大笑。我現在還有文教授帶來給我的范曾先生(范曾曾到香港見我的老師趙少昂教授,並拜他為師,所以說范曾算是我的同窗,故在他寫給我的一副對聯上謙稱我「海韶學長惠藏」之說法)。

img063

文懷沙教授與海韶夫婦,芝大趙智超
教授,游教授,韋玉華教授等夫婦合影

在文藝上、科學上或其他方面有傑出成就的人,我向來都是以一種崇敬讚頌和欣賞的態度對待,當然對其本人的個性修養,甚至外表言行,我有自己的看法,但不宜做那些中傷、毁謗、破壞名譽、害人不利己的作為。因為他的成就就是永恆的、牢固的,其本身是光輝的、純潔的。

文懷沙教授,一代國學大師,一位年歲最長的人瑞,在現代的中國文壇具有很大的影響,他的辭世確實是很大的損失,我懷念他,但他為什麼選擇死在日本,這其中必有他自己的想法。

5月18日2018年,文懷沙教授在「尚美畫院」的講座講題是「文學藝術中的真善美之衝突」聽者約40人,精彩的演講長達三個小時。

img062

文懷沙教授於1996年在「尚美畫苑」
演講:「文學藝術中的真善美之衝突」

文教授的名片上印著「述而不著」

「述者」,只用口講,講述。「不著」,著者著數,用文字寫下。

Categories: 僑社新聞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