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燦爛遺產–將印象派引薦到芝加哥的兩位女性

 (芝加哥時報/資訊來源/芝加哥藝術博物館AIC)

你是否好奇為什麼芝加哥藝術博物館收藏了這麼多印象派的作品?今天要介紹的兩位女性,是克勞德·莫奈(Claude Monet)在芝加哥最早的“鐵桿粉絲”,也是印象派來到美國的重要推手。

貝爾塔·奧諾雷∙帕默(Bertha Honoré Palmer)是十九世紀中期芝加哥上流社會的“女王”,用她自己的話說是“國民女主人”;薩拉∙泰森∙哈洛韋爾( Sara Tyson Hallowell)是藝術品經紀人和策展人。這兩人的神奇組合,把莫奈的許多畫作帶到美國,並且為莫奈在芝加哥建立名望,使他遠近聞名。

芝加哥的“祖母”——帕默夫人

Bertha Honoré Palmer

早在莫奈被譽為“法國印象派之父”以前,貝爾塔∙帕默是最早、最忠實的收藏莫奈作品的美國人之一,她的丈夫波特∙帕默(Potter Palmer)先生是芝加哥最大的地產業主兼商業鉅子。他們收藏了將近90幅莫奈的作品,其中大部分是1891年至1892年的歐洲之行時購入。那期間他們多次到訪歐洲,為即將於1893年5月1日至10月30日在芝加哥舉辦的萬國博覽會(World’s Columbian Exposition)作準備。

帕默家的標誌性“城堡”位於芝加哥1350 North Lake Shore Drive,於1950年被拆除。

被尊稱為“帕默夫人”的貝爾塔,身為萬國博覽會女士管理委員會主席,任務就是製造轟動、吸引全世界的眼球。因此,她特意安排在位於North Lake Shore(即現在的Lake Shore Drive)上的這座城堡一樣的家裡接待世界級的尊貴賓客,為此還增設了一個90英尺的綜合大廳,集中了宴會廳和藝術畫廊功能。

帕默家中,莫奈的《乾草垛》見牆的最右邊,左數第二幅。

當然,貝爾塔從歐洲帶來芝加哥的不僅有莫奈,1944-1954年任芝加哥藝術博物館館長的布魯克斯·麥考密克(Brooks McCormick)就說過:“在芝加哥,我們不買雷諾阿的作品,我們從祖母那裡繼承。”這裡的“祖母”,指的就是貝爾塔。

關於帕默夫人對芝加哥的貢獻,

歡迎閱讀我們往期的文章

風城印象|| 帕默夫人的印象派收藏寶庫

芝加哥的策展人——薩拉∙哈洛韋爾

Sara Tyson Hallowell

芝加哥萬國博覽會開設了一個藝術宮(Palace of Fine Arts),裡面展示了129幅美國私人藏家的藏品,其中包括莫奈的四幅畫,這些都是策展人薩拉∙哈洛韋爾(Sara Hallowell)安排的。

在籌備中,哈洛韋爾在給帕默先生的一封信裡,大膽地吐露了自己的想法,“要讓美術館裡陳列的、由美國人收藏的法國作品超過法國本土”。她要向全世界證明美國人的收藏品味、或者至少她本人的藝術眼光比法國官方的更現代、更有品味——當時莫奈及一眾印象派畫家在法國仍處於被質疑、被拒絕的狀態。

儘管萬國博覽會為哈洛韋爾提供了最耀眼的人生舞台,但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運作大型展覽了。1873年,第一屆全美工業博覽會在芝加哥舉行,哈洛韋爾在讚助商的幫助下為博覽會組織了畫展,帕默先生就是其中一位出資人。這件大事展示了芝加哥經歷了1871年大火後鳳凰涅槃、正再次邁向輝煌。

全美工業展覽會大樓,位於密歇根大道和亞當斯街路口(現今芝加哥藝術博物館地址),攝於1890年。

哈洛韋爾在擔任工業博覽會畫展部秘書長期間,結識了帕默夫婦,並且成了他們的收藏顧問。1890年芝加哥再次主辦了全美工業博覽會,哈洛韋爾為此次活動從印象派的“傳奇經紀人”保羅∙丟朗-呂厄(Paul Durand-Ruel)那裡得到一筆貸款,專門用以購買法國畫家的畫作,其中包括六幅莫​​奈作品,而丟朗-呂厄正是莫奈的首席經紀人。哈洛韋爾無論在美國還是法國都與畫家、經紀人及收藏家圈子有著異乎尋常的深交,廣受尊敬。在1889年巴黎世博會期間,哈洛韋爾把帕爾默夫婦引薦給丟朗-呂厄先生,由此為帕爾默夫婦打開了購買莫奈作品的大門。

1891年,帕默夫婦購入了約20幅莫奈的畫作,其中就包括《乾草堆》(Stacks of Wheat)系列,其中五幅後來成為了芝加哥藝術博物館的藏品。

在芝加哥萬國博覽會的籌備期間,哈洛韋爾以其在藝術品方面深厚的專業知識、運作能力及商業洞察力,成了組織藝術展覽的絕佳人選。我們在很多文章中都能看到對她的讚賞,不僅因為她是女性,更因為她高超的才幹。

當時的《芝加哥每日論壇報》(Chicago Daily Tribune)曾經這樣寫道:

“ 哈洛韋爾小姐在過去的十多年裡策劃、統管了很多大型的畫展,她卓有成效的領導才幹使芝加哥的畫展聞名於世、堪稱完美。她的工作直接關係到畫展的成功,任命她作藝術總監不是因為這項工作適合女士,而是因為只有才她能使這項工作綻放出光彩……我們從來沒有見過大家如此高度一致地讚譽什麼人,所以強烈推薦她出任美術總監一職。 ”

《波士頓晚報》(Boston Evening Transcript)上則出現過這樣一篇針對哈洛韋爾的性別文章:

“  在過去的幾年中,哈洛韋爾小姐對芝加哥的貢獻可以說就像在文化沙漠上建起了綠洲。萬國博覽會籌備部正面臨著一道難題:是否委任哈洛韋爾小姐擔當美術展的總監、把對的人放在對的職位上?決策人不想讓機智、練達的哈洛韋爾小姐享此殊榮,所以正在尋求合適的男性人選……這與哈洛韋爾小姐的女性身份毫無關係,她禀賦深厚的藝術修養,是這個職位的最佳人選,所以任命她會得到整個藝術圈及業餘圈的熱烈擁護。  ”

然而,雖然媒體對哈洛韋爾背書無數,她依然沒有被推到第一把交椅上,僅僅被任命為藝術總監助理。儘管如此,哈洛韋爾還是以實力證明了自己在策展團隊中無可替代的領導地位,她的成就在全國得到了廣泛認可。《芝加哥每日論壇報》高度評價了她挑選作品的獨到眼光,而且對她的綜合能力大加讚揚,她甚至對懸掛畫框的細節都極有講究,總而言之,從參展作品的篩選到陳列展示,哈洛韋爾都具有作為館長是素質。也是因為她,莫奈的畫作在美國受到好評,人們對法國先鋒派畫家投以關注,展覽的每一天都在人們對印象派畫家的爭議中結束。

不斷擴大的收藏,芝加哥的印象派寶庫

萬國博覽會閉幕之後,哈洛韋爾繼續擔任著帕爾默夫婦的收藏顧問,只是搬往巴黎定居;她身兼幾個博物館的經紀人,包括為芝加哥藝術博物館和旅法的美國畫家聯絡搭橋。

帕默夫婦極少在沒有哈洛​​韋爾的認可下出手買畫,在哈洛韋爾的建議下,帕默夫婦收聚了大量從1850年至時下美國及歐洲藝術家的現代作品。雖然他們通常以夫婦的名義成交買賣,與哈洛韋爾溝通,但是真正拍板的是帕默夫人,買什麼、賣什麼、交換什麼,一切由她,速買速賣,擴充收藏。

這是一篇M。諾德勒畫廊的存貨明細,有波特∙帕默於1891年9月28日購買莫奈《博爾迪蓋拉》(下圖)的記錄。

芝加哥藝術館於1922年購入了帕默夫婦的大部分藏畫,其核心部分構成了藝術館標誌性的印象派藏品框架,這些畫家包括瑪麗·卡薩特、埃德加·德加、愛德華·馬奈、皮埃爾-奧古斯特·雷諾阿及克勞德∙莫奈。其中,莫奈本人雖從未踏足美國,但是帕默夫人和哈洛韋爾兩位女士,為他的作品在芝加哥找到了歸處。

莫奈《塞納河畔的本尼科特》,帕默夫婦於1892年3月18日從莫奈的經紀人丟朗-呂厄處買下,現藏於芝加哥藝術博物館。

Citation

“Miss Hallowell Growing in Favor,”  Chicago Daily Tribune  (Oct。 15, 1890): 9。

“The Head of the Art Exhibit。 Miss Hallowell Would be the Right

Woman in the Right Place,”  Chicago Daily Tribune  (Jan。 20, 1891): 12。

Lucy Monroe, “Chicago Letter,”  The Critic(Jul。 8, 1893): 30。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