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台湾首富蔡衍明:说他是全中国最“旺”的仔,没人能反驳

“你旺我旺大家旺!”

这句广告语,相信很多人都不陌生。

作为中国最著名的零食品牌之一,“旺旺”风靡全国近30年,陪伴着一代人度过了最美好的童年。

旺旺仙贝、旺旺雪饼、旺仔牛奶、旺仔小馒头、旺仔QQ糖……至今仍是许多大朋友、小朋友们的心头好。

但很少有人知道,零食仅仅是“旺旺”商业帝国的冰山一角。

它旗下的产业,涵盖医院、养老、酒店、金融、地产等各个领域,甚至有自己的报纸和电视台。

被誉为“旺旺之父”的蔡衍明,正是这座庞大商业帝国的缔造者。

1957年,蔡衍明出生于中国台湾的一个富裕家庭。

作为家中老幺,父母对他极为宠爱,他因此养成了许多恶习,整天游手好闲、不学无术。

他不爱读书,也不服老师管教,逃课是家常便饭,经常带着一群孩子打架斗殴,学着古惑仔的样子在街头乱晃。

“蔡家小少爷就是个败家子,不读书光打架,迟早败光他爸的家产!”

这是左邻右舍对蔡衍明的普遍评价。

高中时,蔡衍明因为和高年级的同学打架,被学校劝退。

他并不在意,继续和一众狐朋狗友混迹街头,后来又渐渐迷恋上了看电影,有时能不吃不喝地在电影院坐上一整天,看完10部电影。

从街头文化和电影中,他悟出了一套自己的行事哲学:敢拼,敢闯,敢斗,才会赢。

19岁那年,父亲从朋友手中接过宜兰食品厂,由于没有时间经营,便交给蔡衍明打理。

蔡衍明没有任何管理经验,进厂后完全摸不到头绪,连财务报表都看不懂,但他心高气傲,又不好意思低头向别人请教。

员工们渐渐察觉出小老板是个“愣头青”,开始在私底下笑话他不懂装懂。

他觉得很没面子,迫切想证明自己,每天考虑着如何把食品厂做大做强,为父母争光,让员工服气。

彼时的宜兰食品厂,是一家外销加工厂,主要业务是代工生产鱼罐头。

蔡衍明觉得,做代工是一件很没有尊严的事情,生产什么、怎样生产都要看别人的脸色,还要被品牌方压价,稍有差错,便可能在惨烈的竞争中出局。

他萌生了一个念头:为什么不做自己的品牌呢?

初生牛犊不怕虎,蔡衍明敢想敢干,他不再代工生产,而是将工厂迅速转型作内销,自主生产鱿鱼丝。

但做生意,岂是光凭一股蛮力就能成功?

缺乏从商经验的蔡衍明,很快被残酷的现实狠狠抽翻在地。

做内销要赊账,货物发出去款却收不回来,再加上产品积压、铺货不畅,一年多下来,蔡衍明赔掉了一亿多新台币。

不仅将厂里原有的资本全部赔光,还垫上了家族的部分资产来抵账。

蔡衍明羞愧不堪,懊恼得一度想轻生。

“不学无术的败家子”“蔡家的傻儿子”,种种嘲笑与谩骂蜂拥而至,很长一段时间,蔡衍明都不敢与周围人对视,在家族人面前也抬不起头来。

他成了所有人眼中的笑话。

经历失败的蔡衍明,从此性情大变。

他以前很乐观、很招摇,拜把子兄弟一大堆,但从那时起,这个年少轻狂、不可一世的公子哥,开始收敛心性,就像变了一个人。

他开始认真学习,发狠地钻研如何经营管理生意,寻求东山再起。

经过3年多的学习、走访、调研,他决定利用台湾过剩的稻米资源,做米果生意。

米果是一种以大米为主要原料做成的小零食,当时台湾畅销的米果产品,大部分来自日本,又以日本三大米果厂商之一的“岩塚制果”口碑最好。

为了生产出最好的米果,蔡衍明专程前往日本,找到岩塚制果社长、“米果之父”桢计作,希望与其合作。

但桢计作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因为蔡衍明此前的劣迹,早就传到了桢计作的耳朵里,在他看来,这个臭名远扬的浪荡公子,根本干不成什么大事业。

蔡衍明并未放弃。

他给桢计作写亲笔信,详细讲述自己之前失败的经历,以及目前的思考和想法,并每个月去一次日本,考察岩塚制果各个门店的运营情况。

经过两年多的软磨硬泡,桢计作被蔡衍明的诚心和毅力打动,同意了合作。

蔡衍明取得了岩塚制果的技术授权,将米果加工技术引进台湾。

1983年,蔡衍明正式将商标定名为“旺旺”,并很快生产出了第一款米果产品——旺旺仙贝。

凭借技术上的优势,再加上大手笔的广告宣传和渠道扩展,旺旺在台湾各地疯狂铺货,印着“旺仔”形象的米果迅速风靡全岛,市场占有率一度高达95%。

蔡衍明“一雪前耻”,成为中国台湾最具盛名的“米果大王”。

1987年,海峡两岸开启了探亲之路,长达38年的冰封期被彻底打破。

蔡衍明觉得,这是投资大陆、拓宽市场的绝佳机会。

“我的祖籍是福建石狮,我很早就坚定来祖国这边投资的念头了。”

当很多台商还在观望之际,蔡衍明便已赴大陆考察了40多个地方,并最终将厂址选在了湖南望城。

之所以没选择热门的沿海城市,是因为在他看来,自己的投资只是千万级别,在外资汇集的沿海城市,很难引起重视。

而在湖南,旺旺作为当地第一家台资企业,必定能得到许多优惠政策,并且,湖南充裕的稻米资源,也能为生产米果提供保障。

1992年,湖南旺旺食品有限公司成立。

然而,作为大陆第一家米果厂商,湖南旺旺的开局并不顺利,因为那时,米果是一种比较新奇的食品,还没有广泛的受众群体。

看着几百万包旺旺仙贝堆在库房卖不出去,蔡衍明心急如焚,但他很快冷静下来,做出了一个十分有魄力的决断:免费送给全国各地的学生试吃!

一包包旺旺仙贝,以望城为中心,输往全国各大城市,分发到孩子们的手中,受到了孩子们的热烈追捧。

旺旺的名号不胫而走。

2022年最新公布的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蔡衍明以78亿美元财富,位列全球富豪第296位。

昔日的浪荡公子,雄起中国台湾,背倚祖国大陆,终成一代商业巨擘。

你所不知道的“旺旺”

除了食品,旺旺集团在诸多行业均有涉猎,产业庞大得令人咋舌。

位于湖南长沙的旺旺医院,成立于2002年,是一所现代化的大型综合医院,拥有全科门诊。

蔡衍明创办医院的初衷,是为了完成父母的夙愿,实现“治病救人”的朴素愿望。

他在医院的服务宗旨上,加上了一条暖心的口号——打造人们不害怕的医院。

一进大门,感受到的不是一般医院的紧张和嘈杂,而是放松和温馨,到处加持着来自旺旺的祝福。

医院里有儿童游乐区,还有售卖食品的旺旺超市。

有网友说:“旺旺医院是全国旺旺零食最全的地方,医院超市里的旺旺大礼包,比它斜对面的大超市还便宜10多块钱,过年置办年货零食全是在医院买的。”

2020年初,新冠疫情形势严峻,旺旺医院派出医疗队驰援武汉,成为当时第一个支援湖北的民营医院。

之后又主动请缨,成为长沙市疫情防控的定点医院之一,对患者开放24小时救助。

而早在2008年汶川地震时,旺旺医院就曾免费接待伤员来湘救治,为四川医疗分担压力。

蔡衍明和他的旺旺医院,用实际行动,诠释着企业的责任与担当。

在台北、上海、南京、西宁、淮安等地,旺旺集团兴建五星级连锁酒店——神旺大酒店;

还在全国多地开发了楼盘“旺旺家缘”,投建高档写字楼“旺旺大厦”,投资文旅产业“黑皮文化”;

并创办养老品牌“爱志旺”,探索符合中国特色的养老模式……

2008年11月,蔡衍明以个人名义,出资收购了中时媒体集团,整合为“旺旺中时集团”,涵盖报刊、电视、网络,成为台湾最大的媒体集团之一。

次年,又增创报纸《中国旺报》。

当时,纸媒的颓势已日渐凸显,很多人对蔡衍明创办新报纸的做法不理解。

蔡衍明直言:“我是把媒体当公益事业办,不是要来赚钱!”

他毫不避讳地指出,台湾大约从1996年开始刻意封锁大陆新闻,不仅大陆新闻的数量与篇幅变少,连外国新闻都缩水了。

而这些年,他亲眼目睹了大陆进步的过程,“许多台湾人对大陆的观点,简直就是井底之蛙。”

所以,他办媒体的出发点,就是要化解台湾人对大陆的误解,引导台湾民众观点,让台湾团结起来,进而让两岸团结起来,做到真正的“世界NO.1”。

蔡衍明让许多台湾民众认识了一个真实的大陆,了解了祖国的发展现状,见证着祖国的日益强大。

不过,他对大陆不加掩饰的亲善态度,也引发了行业竞争对手和一些岛内民主主义者的批评。

面对这些人的恶意诋毁,蔡衍明毫不客气地说:“无论你喜欢与否,统一的这一天终将到来,我真心希望能够亲眼看到那一天!”

这位年近古稀的老人,以如此硬核的回答,给予敌意者最坚定的回击。

曾跌入低谷,再奋力爬起,蔡衍明以炎黄子孙骨子里的倔强和坚持,一步步搭建起了自己的商业帝国。

同时,他也深切明白,自己的成功离不开国家的扶持、离不开人民的支持,因此时刻考虑着国家和人民的利益。

达则兼济天下,这是中华儿女最朴素的家国情怀。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