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美国禁毒失败史:毒品是灾难,也是生意

(芝加哥時報訊)美国禁毒失败史:毒品是灾难,也是生意

6月26日是一年一度的国际禁毒日,2021年,禁毒日的主旨是打击错误信息并促进分享毒品真相,包括毒品健康风险和解决世界毒品问题的解决方案等。

而在现实世界中,确实很容易感受到人们对于毒品认知的参差不齐。譬如,在全球第一大毒品消费国美国,全球5%的人口消费了80%以上的阿片类物质。去年10月,美国俄勒冈州更是通过了外人看来匪夷所思的一系列法案,宣布对海洛因等恶性毒品“去罪化”。今年的国际禁毒日,美国最热的相关话题竟然是推广急救药物,让人在吸毒过量后能活下来。

一代人委身于毒品,自这场战争始

2019年,美国全年有超过7.2万人因为药物过量致死,2020年疫情爆发后,这个数字不降反升,美国疾控中心曾在2020年5月份透露,过去一年间死于药物过量的人数高达8.1万,主要原因就是疫情带来的失业与经济衰退,让更多人在毒品中寻找慰藉。

即便如此,2020年10月,美国俄勒冈州还是通过了一系列法案,不再追究个人持有少量海洛因、可卡因、冰毒等“硬毒品”的责任。立法者认为此举将使此前的惩罚性毒品政策向更加“人道”以及“健康”的方向转变。至于放开大麻这类“软毒品”的州就更是数不胜数了。

美国对毒品的高容忍度,或许还要从历史中找原因。如果说中国人对于毒品的社会共识,是起源于鸦片战争,那美国社会对毒品的共识,可以说多半是被越南战争所塑造的。

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开始,由于与苏联进行冷战,美国政府在军事上进行了史无前例的巨大投入。尤其是1960年代后,美国逐渐陷入越战泥潭,庞大的军事开支与当时美国社会的反战思潮产生了巨大的对立。以嬉皮士为代表的一代美国年轻人登上舞台,吸食毒品成了他们反叛主流文化的标志。

越战本身也让美国的毒品问题愈发严重。央视新闻援引美国国会1971年的一份报告指出,有10%至15%在越南的美国士兵对海洛因成瘾。但在当时的美国总统尼克松看来,最关键的问题并非是士兵大量吸毒,而是担心民众认为是越南战争导致大量士兵染上毒瘾,进而影响他的政治生涯。故而,尼克松在公开场合均强调,药物滥用是美国国内的社会问题,试图将军人毒品成瘾的源头从越南转向美国本土。

也是在这一年,尼克松发动了著名的“毒品战争”,号称向毒品行业开战。不过按照尼克松本人的说法,“我们的目标不一定是令吸毒者戒毒,而是让吸毒者成为一个有工作、守法和纳税的公民。”根据事后的统计,尼克松当政期间,当时用以禁毒的资金有2/3用于治疗、研究与预防,仅有1/3用于打击毒品交易。

当政者对毒品“怀柔”的原因之一可能是选票。根据1979年的一项调查,在当年展开调查前的30天内,有超过2500万美国人使用了非法毒品。这显然是一股举足轻重的力量。为了讨好一代吸毒的美国人,70年代竞选总统的卡特甚至提出了在联邦层面将大麻非罪化的口号。

毒品是灾难,也是生意

医药行业推动的提供的“合法毒品”则从另一个角度对美国的禁毒事业实现了“包抄”。20世纪80年代,美国普渡制药研发出了使用缓释技术的吗啡类止疼药美施康定,90年代,推出了更便宜的羟考酮类止疼药奥施康定。这些药物被统称为阿片类止疼药,也就是说,他们可以像海洛因一样,在阵痛的同时给人带来欣快感,并产生成瘾性和可怕的戒断反应。

为了攫取更多利润,美国制药商和他们的游说集团们上下打点,将各种强力止疼药从严格限定只用于终末期癌症患者的特需药品,变成了随便什么头疼脑热都能开出来的普通处方药。被“大众化”的药物中甚至包括了人类已知药力最强的一族阿片类止疼药,芬太尼类物质。

2020年10月,美国普渡制药宣布承认在此前美国的阿片类滥用危机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通过行贿等方式怂恿药店和医生大量推广该公司生产的阿片类药物。不过,普渡药业的所有者萨克勒家族通过这种肮脏的买卖赚取了逾百亿美元的净利润,该公司虽然认下了超过80亿美元的刑事和民事罚款,但随后就宣布破产倒闭。另一家在阿片类药物热销中赚得盆满钵满的药企强生也认下了2.3亿美元的罚款,但相比其此前攫取的利润仍是九牛一毛。药物滥用带来的绝大多数损失,最终都只能是美国民众自己承担。

最为黑色幽默的是,美国人对于国内愈演愈烈的药物滥用问题,首先想到的解决方案是,大力推广另一种药品:纳洛酮。

这种在1961年首次被发现的药物是所谓的竞争性受体拮抗剂,可以抢先与中枢神经与呼吸系统中的阿片类受体结合,从而减轻阿片类药物对人的危害。通过鼻喷剂的方式给药,可以迅速地缓解吸毒过量者的症状。

近几年来,随着美国因为吸毒过量而死亡的人数不断增加,纳洛酮的出场频率也在不断提升。据福斯新闻报道,美国底特律的立法者正在推动跨党派的法案,让纳洛酮更加容易得到。新墨西哥州的消防队则给当地地铁工作人员开课,教授如何使用纳洛酮,并给每一节地铁车厢都配备了这种药物。

公开信息显示,纳洛酮是一种专利到期的药物,也就是说,每一家制药厂商都可以自由进入这一市场。美国毒品泛滥的始作俑者普渡药业虽已倒闭,但普渡“培育”出的阿片类止疼药市场并没有明显萎缩,反而是衍生的纳洛酮市场愈发欣欣向荣。

后记:禁绝毒品,仍需更多全球共识

这几天,中文互联网上受到热议的一起事件就正好说明了在全球范围内建立关于毒品问题的共识有多么重要,以及艰难。

一位常在中文互联网上分享禁毒相关知识的博主表示,自己收到一位“美国华人媒体”工作人员的邀请,希望聊聊中国的毒品问题。谁料对方的聊天大纲中提出了一系列在他看来匪夷所思的观点:中国的化学原料被美国买走加工成毒品,就成了“中国是国际毒品生产中心”,中国对吸毒人员强制戒毒,就成了“对吸毒人员污名化、强制吸毒人员劳动”。

“脏话实在说不出口,只好表达自己很气愤,然后拒绝一切请求。”这次“聊天”不欢而散,随后被发到社交平台上引发了热议。有人怀疑这是美国政界在给中国罗织罪名,也有人感叹中美在毒品问题上真的认识迥异。

不过骂着骂着,很多中国网友倒是开始心疼起美国人来了:美国对毒品的“怀柔”好像真的不是常见的“双重标准”,而是真的觉得这玩意没那么大危害,愿意生活在一个到处是毒品的世界里。

于是大家再次经历了一次集体“说不出口”,只能憋出一句普京给拜登的赠言:

“祝您身体健康”。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