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芝加哥歷史不可抹殺—1919年種族騷亂受害者將被永久經驗

(芝加哥時報/快訊)芝加哥於1919年所發生的慘烈種族騷亂紀念項目將在受害者死亡的地方進行紀念,一些紀念碑將被安置在城市街道上,用來紀念那些在芝加哥歷史上最嚴重的種族暴力事件中遇難的人。

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人經過亞當斯街和沃巴什大道,爬樓梯到L街,或前往藝術學院或環路的其他景點。很少有人知道那個角落曾經是謀殺現場,是1919年騷亂的一部分,在整個一週的時間裏,一羣芝加哥白人恐嚇他們的黑人鄰居,他們也進行了反擊。總共有38人死亡,至少537人受傷。死者中有23人是黑人。現在,一項計劃正在進行中,在該地點和其他騷亂現場設置紀念碑。

位於馬科姆的西伊利諾大學(Western Illinois University)的歷史學教授彼得·科爾(Peter Cole)說,“這是一種用藝術接觸公衆的方式,我從來沒有做到過。”科爾自2000年進入這所大學以來,一直向他的學生們教授騷亂的歷史。科爾在2018年的德國之行中想到了這個紀念碑的想法,在那裏他看到了類似的記錄大屠殺的紀念碑。2019年,他加入了長期的反暴力工作者富蘭克林·科西-蓋伊(Franklin Cosey-Gay),成立了1919年芝加哥種族騷亂紀念項目,這是一個致力於通過公共藝術分享歷史的團體,由bronzeville的非營利組織有機統一(Organic Oneness)組織。在花了幾年時間籌集資金和開發設計後,該組織最近開始製作玻璃磚,每塊磚上都有受害者的名字。這些磚將被安裝在大約有遇難者的街道上,每個人一個紀念碑。該組織已經制作了一些磚塊,並計劃在夏季開始前安裝大約七塊磚塊。這些磚的靈感來自Stolpersteine,這是一個德國藝術家在20世紀90年代初開始在歐洲城市街道上製作和安裝的一系列大屠殺紀念碑。

在西伊州的22年裏,科爾估計他已經向2500名學生教授了關於騷亂的知識。

他指出,“每天經過這些地方的人比我教過的都多。任何人都可能發現磚。

這就是公共空間藝術的天才之處,他們可以接觸到那些從來沒有時間或興趣去關心的人。”

1919年的事件

在亞當斯和沃巴什附近的地面上安裝的玻璃磚將以保羅·哈德威克的名字命名,他是一名黑人,1919年7月29日在Loop被槍殺時大約50歲。但他並不是第一個死於騷亂的人。暴力事件始於7月27日,17歲的黑人尤金·威廉姆斯(Eugene Williams)進入當時被認爲是白人專屬的海灘一側後,被一名白人男子用石頭擊中頭部,在密歇根湖溺亡。未能逮捕兇手最終引發了騷亂。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